论坛实录

当前位置:首页>论坛实录

张松林同志发言(20日上午)

[]

时间:2020-11-09   访问量:0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今天非常荣幸在这里向大家汇报我考古30多年来其中20多年的一项主要工作成果,《嵩山北麓夏代早期文化研究的新认识和新收获》。

考古学发展到今天,科技的进步,学科发展,考古学变得越来越多的学科参与,尤其是现代学科和新的方法的参与给考古学科带来很多新的研究突破。所以说本人从事考古几十年来,今天能就夏代考古的一些新的认识给大家进行汇报,这是非常荣幸的。

目前考古界对夏文化的研究已经进展到相当高的阶段,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而且有很多新的认识,尤其是今天的会议上听了很多学者的报告以后,我感到非常欣慰。现在的学术风气越来越好,不同的学术观点,对不同问题的认识都能得到表达,这就是学术兴旺发达的标志。我也斗胆今天把我的看法跟大家进行汇报。

1998年,我们单位首次健全班子,我们单位在1998年前一直是复制工作,我们的工作做得非常糟糕。局长就要求如果我不出山,就把这个单位撤掉。我们1998年建新班子以后,首先提出郑州市考古研究院考古突破的新思路,通过考古调查取得重要考古发现。从1998年开始我们就设立了河南龙山文化的专题调查,而且是在1998年班子成立以后第二个月,我们就组织了河南龙山文化的考古调查课题,我亲自带队对新密的新砦、古城寨、黄台等等遗址进行调查。当时用2个月时间,我们就在新密调查文物点300多处,取得了3万多处的考古资料。所以从1998年到现在,郑州市就在新老班子的正确领导下,我们先后发现裴李岗遗址60处,仰韶遗址将近300处,中石器将近500处、裴李岗遗址60多处,仰韶遗址近300处。二里头二期以后的遗址,就是夏文化遗址105处,其他就不说了,总共发现文化遗址是1400多处。通过退休以后,又有很多新的发展,不在统计之列。

这些发现中其中有关河南龙山文化和新砦区文化以及夏文化调查的发现对郑州地区夏文化的研究,乃至对整个夏文化的研究有非常大的帮助,所以说今天我来汇报这个问题。

(图见PPT)所以河南域内的龙山问题大家可以看到,目前第二次文物普查以后,有800多处河南龙山文化遗址。因为第三次文物普查结果没有公布,我不知道,但我从有关资料上看最少有1000多处。

(图见PPT)嵩山地区龙山文化遗址的分布,大家可以看出来非常密集。所以说郑州对于河南龙山文化遗址调查的结果是和全省的河南龙山文化分布情况相符合,没有水分。

(图见PPT)这是我们调查的情况。我们调查的过陈中,其中最大的一个老先生是86岁。

(图见PPT)这是最近在研究调查成果的时候,我又对这些重点遗址,有疑问的遗址进行了复查,这是人和寨遗址。

(图见PPT)这是郑州境内的河南龙山文化遗址分布情况,260多处。这是我退休之前的图,我还没拿到现在调查结果的分布图。

二、二里头文化“新砦期”的提出及其新发现。

调查发现新砦遗址的人是新密市文化馆的魏殿臣先生,1964年发现的。1979年,赵芝荃先生复查遗址的时候并进行了试掘确新砦期。

从1999年开始,郑州市考古研究院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联合对新砦考古联合进行10年的研究,现在已经是20年了。新砦遗址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考古发现,确认了龙山城址和新砦区城址,出土了一大批文物标本。发掘者作为新砦遗址发掘的副领队,当时我们提出了新砦期问题。这个领队是刘绪先生,李伯谦先生是主倡人,他提出要联合发掘新砦遗址,而且李伯谦先生对新砦遗址的研究提出了新观点,他认为新砦遗址是寒浞代夏的城址。

(图见PPT)这是新密新砦遗址

2008年7月,我们在(图见PPT)遗址发掘和郑州市考古研究院对河南龙山文化和新砦区遗址调查的基础上,我们认为已经取得重大考古发现的情况下,召开了早期夏文化学术研讨会。

2010年12月,我们又召开了中源地区古城古都与古国学术研讨会。

在新砦遗址发掘以后,郑州市不仅发现很多新砦期的遗址,而且先后发掘出很多新砦区的城址,这是巩义的花地嘴遗址,还有大量的二里头二期的城址,这是突破夏代“无城”旧观点的第一个夏代城址——大师姑城址。大师姑城址的发现终结了夏代无城的结论。

(图见PPT)这是我们在望京楼上的二里头二期城址和商代城址,它是两重的,163万平方米。

(图见PPT)是我退休以后,我的继任者们他们继续在郑州赵村进行主动的考古发掘,发现赵村二里头一期的城址。

三、嵩山北麓区域内夏代早期文化与夏文化的形成。

我们首先从遗址数量来看一下,我们会发现在龙山时期的时候有260处文化遗址,到了二里头二期,典型的进入郑州地区夏文化的有106处,然而我没有把新砦期放到河南龙山和二里头遗址之间,我们做了对比,我把新砦期放到后边,大家看看新砦期35处。

碳14的测定,我先后送到北京大写考古文博学院,他的科技测试组送了标本是送了20多个,就是关于新砦期的标本。我们测试的结果是新砦期就是在公元前1800-1900年之间,过去我的认识是龙山晚期到新砦期再到二里头一期;但是大量的郑州地区的河南龙山文化和新砦期的调查结果以及这几年的很多研究成果的出现,我感到非常的迷惑,百思不得其解。河南龙山文化有260多处,郑州地区如果说新砦是郑州地区龙山文化的延续,新砦期又是二里头一期的传承者,那么为什么二里头时期270处文化遗址到了二里头,到了新砦期只有30处。如果新砦期发展成二里头一期,为什么郑州地区只有一处二里头一期遗址。

在这个问题上,李伯谦先生对郑州地区新砦期研究的最新成果。李伯谦先生认为新砦是“寒浞代夏”,花地嘴和东赵很有可能是“后羿代夏”。所以他的观点促使我有了新的想法,新的认识,尤其是刘绪先生在动下冯遗址和相关问题中1992年提出,龙山和二里头文化之间有断裂,这些问题又促使我做了很多的思考,也查阅了很多历史文献。

我就对郑州地区的河南龙山文化和夏文化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新的观点和认识。

1.嵩山北麓区域内所谓新砦期研究的新发现,我认为不仅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而且对夏文化的研究是一种突破,其中牵扯到很多问题,我们以后将以专题文章进行提交学术界进行汇报。

2.夏文化研究是中华民族的一件大事,所以说我们希望能对夏文化进行更多的调查,从郑州地区的情况来看,河南很多地区的考古调查是有潜力可挖的。

3.嵩山北麓地区从仰韶文化时期它就是颛顼这一支文化的后续。颛顼后代其中有一支是祝融。在郑州大量的历史文献记载中,郑州很多县的县志都记有,这些县志是祝融,包括渭南的一些地方。所以我们根据《史记·夏本纪》、《史记·楚世家》、《金本竹书纪年》等等来记载。我们与郑州地区是祝融氏的,到龙山时期仍然是祝融氏。祝融氏到了仰韶文化后期,大量的记载又证明郑州市发源地。而《汉书地理志》也引用了尔雅的说法,也是河南文化,《水经注》里面也记载了河南新密的一带是花族的中心。所以我们研究了以后,我认为嵩山北麓是花族的所在地,为什么龙山文化以后,新砦遗址突然变到35处,就是夏族进入中原以后东征花族,最后在通缉的过程中有许多的战争,甚至说不定还有大流行病、瘟疫。

4.我认为还有迁徙,在社会变革的时候,会有大量的人向四外迁徙。我到四川去多次考察,为什么四川成都平原的花窑,说不定跟花族的迁徙有关,这是题外话,需要考证。

5.考古学研究和其它科学一样是不断进步和更新的学科,学术研究观点也逃不出自然发展规则。这就使许多旧学术观点是需要隋时间的流逝,对过去观点不但进行修正,于是我们的认识达到真实的境地。

谢谢大家。


上一篇:刘海旺同志主持(20日上午)

下一篇:张立东同志发言(20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