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实录

当前位置:首页>论坛实录

王巍同志致辞(19日上午)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

时间:2020-11-05   访问量:27

未标题-1.jpg

大家上午好,由于时间关系我提供了一个稿子,我就简明扼要的部分跟大家交流一下。

二里头遗址发掘61年了,去年今天见证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和二里头遗址公园的建立,这一年来展览有很大的提高,我们当时提了很多建议被采纳,但还要继续努力。二里头遗址发现61年来,它确定的年代、分布范围、性质、规模跟文献记载的夏人活动区域、时代、性质都是高度吻合,所以考古学界绝大多数学者得出的认识是二里头遗址是夏代过去的都城。

近年来个别学者对学术界形成共识的观点提出质疑,引起了新的争论,今天主要是针对争论提一点看法。

争论是从二里头遗址是否是夏代都城开始,针对学界形成的共识认为它是夏代后期的都城的观点,特别提出不同的见解。理由是二里头遗址时期后半工程内仍有修建活动,而且这个时期“碳14”年代是公元前1550年左右,现在在断代工程年稿当中,夏王朝和商王朝的年代界限定在1600,按照这个年代来讲,二里头时期后半段进入了夏王朝几年,因此不能排除二里头遗址是夏代都城的可能,所以不管是姓夏还是姓商还不能定。

包括我在内,很多学者都认为这是不能成立的。第一,断代工程提出1600也是推定的数字,它不是一个绝对的几年;第二,不能认为因为二里头遗址后半年代进入了商代的纪年然后又有所修建,就认为它是商古。因为二里头遗址主要的工程、宫殿都是在二里头的二期、三期,是在商王朝的纪年之前,是夏王朝的纪年。比如说夏商交替之后,夏人并没有灭绝,夏桀的后代子孙仍然在二里头遗址生活,只是旁边6公里修建了一个军事的偃师商城来作为监视。所以夏代后人在夏王朝灭亡之后,在二里头遗址仍然进行小规模的修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是我的观点,不容置疑的是,二里头遗址在四期后半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往日恢弘的气势和都城的地位。

在争论持续之后,质疑者观点又发生变化,从质疑二里头遗址为夏代都城提出夏代是否是实际存在的王朝,也是未经证实的问题。只要没有发现像商代甲骨文那样证明夏代是实际存在的文字资料,那就不能证明夏王朝是实际存在的。只要不能证明夏王朝是实际存在过的,那么讨论夏王朝,讨论二里头是夏王朝的都城是没有意义的。

这个观点出来之后得到很多粉丝的响应和喝彩,一时间原定二里头遗址夏都博物馆的称谓都不得不暂时搁置,应该说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我觉得非常奇怪,我自己也很关注这个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质疑者开始提出的不是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夏都还是商都,他提这个问题显而易见,他也是认为夏王朝是实际存在的王朝,只不过他认为有可能是商都的。那是什么原因让质疑者的立场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而后退?就提出夏王朝是否存在还是一个未经证实的问题。

关于质疑者立场转变的原因,我们不宜揣测只想提出下述疑问。

是不是只要没有发现二里头遗址是夏代都城的文字资料,那么通过考古材料研究夏代文化就是没有意义的呢?难道只有发现夏代文字才可以讨论夏王朝的历史和文化吗?如果是这样,二里头遗址发现61年来几代考古人关于二里头文化的内涵、分析、来龙去脉、遗址布局以及以此为基础开展的夏文化研究是不是没有任何意义?简单几代夏代研究的学者都是成天糊涂、浑浑噩噩地在做无用功吗?至于本人当时提出的遗址姓夏姓商不也是毋庸置疑吗?如果只有发现夏王朝文字才能讨论夏代的历史,那就由考古技工和民工挖出来,找到文字资料直接交给文字学家研究就行了,考古学家干嘛?考古学家看家本领是什么?是通过利用地图学、类型学以及遗址存在的背景关系考古学文化、社会考古学等理论方法研究不同时期人群的生活,他们的社会组织及与其他人群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我们研究的史前考古是没有任何文字的,但是同样可以进行当时的生活、社会处置结构乃至文明程度的研究,这是考古学的看家本领。

所以这种方法已经广泛地被考古学采用也取得了很多的成果,应该说二里头遗址也就是这样被学术界推介为夏代的都城,二里头文化是以夏王朝为中心的夏文化。应该说我们几代人研究的成果也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响应,60文化的强盛时期以二里头为中心形成的广义的(王先河),这也是质疑者承认和提出的,它的影响范围遍及黄河上下游、长江上下游乃至华南的香港和越南,它存在的年代是紧接在商王朝之前,形成了很多礼制,包括青铜容器的制作技术,包括宫廷、宫殿布局、格局等等都直接被商王朝所继承。这么强大的政治实体,这么强大的影响力的实体不代表夏王朝是什么呢?

学界要进行一般的学术规范,你要是反对你应该提出一整套你的基于考古材料的研究来提出反正,而不只是怀疑,那你认为是什么呢?我刚才非常同意宋承豪先生提出的,作为学者要有学术良知,要有科学态度,要对前人的研究成果要充分尊重。我们也鼓励学术争鸣,但是必须要有重组反证材料来进行论证而不只是怀疑。如果说怀疑夏王朝是否实际存在,在100年前的疑古派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时候没有考古发现。但是经过百年考古,中国考古学有这么大的成果,尤其是围绕着夏商时期的考古,这么多的研究成果,几代人的努力难道仅仅是因为没有文字材料就不能证明夏代是实际存在的王朝吗?我觉得这个是不可思议的。如果这是出于不懂考古的行外人士也罢了,比如说一些粉丝,如果出自考古30年的学者口中,我觉得是不能理解的,所以我觉得超越了考古学家的认知范围,所以其中的原因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思考。

总之,考古资料和历史文献的结合证明二里头遗址是夏代后期的都成,这一点已经成为中国考古学和历史学界的共识,我们一定要坚持这个共识,把夏代、夏王朝的历史更深入研究,更好的宣传,取得成绩更加深入人心,为二里头考古遗址的申遗做出更好的贡献。谢谢。


上一篇:朱利亚诺·沃尔佩同志致辞(19日上午)

下一篇:主持人同志发言(第一组19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