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实录

当前位置:首页>论坛实录

朱利亚诺·沃尔佩同志致辞(19日上午)

[巴里大学考古学的教授]

时间:2020-11-05   访问量:71

未标题-1.jpg

我代表意大利的所有考古学教授向各位致以来诚挚的问候。我叫Giuliano Volpe,是巴里大学考古学的教授,也是大学考古理事会联合会的主席,此机构包含全意大利所有的考古研究教授。我曾担任文化遗产与活动和旅游部高级理事会“文化与景观遗产”的主席,目前是一名议员。我将简短介绍一下最古老的首都之一:罗马。 我将着重讲述中央考古区——古代和现代城市的核心与权力中心。我也将代表我的同事Daniele Manacorda发言,他是罗马大学前考古学教授、罗马竞技场公园董事会成员,同时,他也是几年前在罗马Crypta Balbi地区最重要的城市考古发掘的负责人。

首先,我们要感谢组织者邀请我通过视频的形式参加这个重要的论坛。

罗马,根据传统,建立于公元前八世纪,自公元前一世纪开始逐渐扩大其在意大利和地中海的势力,数百年来一直是一个城邦国家,公元五世纪,成为罗马帝国的首都。

中央地区是政治、经济、行政和宗教权力中心:公元前六世纪至一世纪共和时代的罗马广场,是由公元前一世纪各个皇帝推动形成的帝国广场。

公元2世纪的帕拉蒂尼山,公元4世纪皇家宫殿的所在地,君士坦丁凯旋门,公元1世纪末由弗拉维王朝的皇帝韦帕芗建的罗马斗兽场提图斯凯旋门位于以前被金宫(尼禄皇帝的豪华住所)占据的区域。这是一个真正的权力中心!

这里是各个时期建筑物的集中地,是罗马的力量的象征。

今天,这里依然是现代城市的中心。1871年,这座城市因国家的统一和对罗马的重新征服而成为意大利的首都,在此之前一直是教会的所在地。因此,在城市的这部分,一个非常复杂、不间断地分层集中在一起,跨越了三千年的历史,从这幅图像中可以推断出,古代的空间和纪念碑并排放置,并相互叠加,如帕拉蒂尼山和罗马广场,拥有古代建筑群的国会大厦、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和广场,维多利亚时代的国家祭坛,献给意大利国王维托里奥·伊曼纽尔二世的19世纪纪念碑。

这种变化是连续不断的,即使在古代,几个世纪以来罗马都是罗马帝国最强大和最受欢迎的城市。

从公元5世纪帝国的衰落开始,城市的网状结构开始磨损,甚至曾经是权力中心的地方也出现了耕地、动物、贫瘠的住房、还有宫殿、教堂和修道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新势力都集中在教皇和一些大贵族家族中。

在中世纪和现代的城市景观中,古代建筑依然突出,可以看到建筑物与农业地区交替出现。这些古老的纪念碑变成了采石场,从中提取材料用于新建筑。

简而言之,罗马是一个具有3000年历史的城市,在这张精美的图片中,可以看到罗马国王和教皇与雕刻有罗马皇帝的柱子并列在同一个景观中。

在意大利统一并决定将首都迁往罗马之后,城市景观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由于要修建新的建筑和道路,整个社区都被清理了。

随后,人们看到很多古老的遗迹被摧毁了。20世纪30年代是罗马市中心的另一个动荡时期,法西斯政权在墨索里尼(Mussolini)的命令下,决定拆除这个在中世纪和现代之间发展起来的、位于罗马纪念碑上方的街区。

因此,在意识形态的驱使下,古老的建筑被“解放”了,在罗马竞技场和国家祭坛之间开辟了帝国大道(现在的帝国广场大道),这条道路也用于游行和示威。

此后,这条干道将罗马的整个中央考古区域一分为二。由于污染与交通拥堵等带来的古代遗迹严重损坏,长久以来政治与文化领域的人们一直在讨论:到底是保护还是拆除这条路?而近年来的尝试则想把此地改为专门的人行大道,禁止私家车但仅允许公共交通工具进入。换句话说,这是要把考古学放在优先地位,还是要把现代城市的需要放在优先地位的问题,这些需要也与城市的流动性和社区之间的联系有关。但是罗马不是庞贝古城,也不是一座废弃的古城,想要将其改造成仅供游客参观的传统考古公园。

罗马是一座具有生命连续性的古城。建立一个独立于现代城市的考古公园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个中央区域是古城的中心,也是现代城市的中心。这是一个必须保持生命力与活力的空间,能够明确表达场所与古迹的意义,避免由于需求问题导致罗马现代城市古城之间任何形式的分离,正如我们已经说过的,罗马是一个汇聚各种历史年代的时钟。相同的时间、空间以及古迹,可追溯到不同时代的分层记忆。图拉真广场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过去几年里,通过考古发现了罗马时期、中世纪和现代时期建筑和房屋。由于罗马市政府和国家在古迹保护和优化方面的责任分化,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能够找到一个在首都罗马和国家之间的共同解决方案,2014年成立了一个由我担任主席的专家联合委员会,就保护和开发战略计划提出建议。该委员会否决了一种限制性的、过时封闭“考古公园”的概念,这种概念有可能成为这个城市“虚无”的存在。

“城市考古公园”的概念是更受欢迎的,因为它是一个居住的地方,一个市民和游客经常光顾的地方,一个有助于提高城市生活质量的重要空间,它不仅是一个沉思的地方,更是一个情感寄托的地方。

事实上,将古罗马广场视为一个集会议、娱乐、社交于一体的三千年的新广场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罗马,尤其是中部地区,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的游客旅游观光(由于与Covid-19相关的医疗紧急情况,今年不包括在内),指向罗马斗兽场以及其他古迹的指示牌,例如卡拉卡拉浴场,万神殿和亚壁古道。因此,罗马是市民与游客之间,考古遗迹与现代城市之间经常发生冲突的辩证的中心。有必要在不同需求之间找到平衡。

这一主题的复杂性需要一种跨领域和多学科的方法,需要对文化遗产有一种全面和整体的看法,需要一种规划能力,并促使人们真正渴望积极参与。我们要知道如何兼顾保护与加强,创新与保护,但首先要兼顾古代与现代,同时也要认识到,我们今天所知道的罗马考古景观不是古代景观,而是现代景观,是几个世纪以来发生的许多变化的结果。这种认识迫使我们承担更大的责任,而不仅仅是凭空想象,需要对古迹进行仔细研究以实现吻合和重建,需要创新的多媒体技术,使每个人都能了解该地方的历史,例如在奥古斯都和凯撒广场中所做的那样,需要大胆和创新的项目,例如Daniele Manacorda提出并经教育部批准的罗马竞技场的重建项目,实际上,竞技场是通过考古发掘而拆除的,然后发现了竞技场的地下空间。希望在今后几年内重建竞技场,以便更好地保护地下环境,使游客更好地了解古迹,并为文化活动和文物保护提供更好的空间。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几年前建立了罗马竞技场考古公园,其职责是保护和增强罗马的整个中央考古区域,我给你们看一个短视频。

总而言之,我们城市考古从业者需要铭记导师 Daniele Manacorda (罗马大学考古学系)的教导:想通过考古了解城市历史,就得适应如今城市的状态开展工作。除了考古领域之外,还要思考城市的如今和未来。

最后,我要再次强调,必须将这些地方归还给一直与古迹生在一起的罗马市民。因此,有必要激发我们对考古遗产的了解,保护和增强的行动,以遵守《费尔罗文化遗产保护公约》关于文化遗产对社会的价值的原则。这是几天前意大利议会刚通过的。我们必须能够刺激公民和游客的积极参与,倾听他们的需求与他们的期望,根据考古学的方法和实践分享,让了解他们自己对文化遗产的价值。

感谢您的关注,并希望能够尽快返回中国,我从意大利向您致意。


上一篇:宋镇豪同志致辞(19日上午)

下一篇:王巍同志致辞(19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