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实录

当前位置:首页>论坛实录

李伯谦同志致辞(19日上午)

[]

时间:2020-11-05   访问量:6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在今天这样一个隆重的夏文化研究的论坛上,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夏王朝的确定是探索5000多年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形成、发展这样一个大课题的基石。

为什么叫基石呢?我们走路也好、干事情也好都有一个起点,要研究中华民族、中国文明的起源,形成发展5000多年的历史,必须得有一个起点和基石。而夏王朝的确定就是一个基石。

二里头遗址夏都遗址博物馆的建成今天刚刚建成,在探索中国5000多年文明发展历史的过程中,我们有起点,有基石。但是这个基石的来源也不是突然而来的,是长期中国考古学界同仁们长期发掘、研究、讨论形成的结论。

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在殷墟甲骨文发现以前,夏朝的历史被称之为“传说时代”。正是因为1928年中央政府成立了中国学术组织,历史语言研究所的成立开始了殷墟的发掘。殷墟的发展发现了大量刻在甲骨上的文字,这就是甲骨文。甲骨文上明确记载了商王的世系,因此我们说商超的历史,特别是“盘庚迁移”以后的历史,那就是可信的历史。

但那只是商朝后期,早期怎么办呢?那就需要通过考古工作继续来进行探索,这就不能不提到郑州二里岗遗址以及郑州商城的发现。由于郑州商城的发现使我们认识到在殷墟以前,商朝还有“下半场”的历史。通过学术界讨论,绝大多数学界认为郑州商城,文献记载的商汤所建的国都,国都的确定就为探索夏朝历史奠定了基石。特别是北京大学的(邹恒)教授,也是我的老师,他在一篇文章当中说,郑州商城国都的确定是进一步探讨夏文化的基石。如果没有郑州商城是国都的发现和确认,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是夏。因为文献记载很清楚,《司马迁史记》记载很清楚,商朝以前有一个夏朝。邹先生说找到商朝最早的都城,也就是国都之后,考古学上确认早于它的和它相联系的那个文化就是夏文化。所以,我们才知道探索夏文化必须从郑州商城往前追溯。

1959年徐旭生先生带着他的助手在河南省西部,山西省南部来进行夏都的探索。他们从郑州出发就来到了偃师二里头。看到这个地方不错,看看出土的巢片,考古学家一看就知道这比郑州要早,所以才提出来夏文化的探索。尽管当时徐旭生先生把二里头看成是商朝的国都,但后来进一步发掘和探讨才确认了二里头就是夏文化。

所以说,二里头夏文化的确认就为确定夏文化的存在提供了实实在在的证据。但是根据现在研究知道,二里头发现的这些文化,这是夏朝中晚期的都城所在地。

在1996年所开始的夏商周断代工作,经过200多位学者集体攻关,采取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结合的方法,特别运用了“碳14测定”,就提出了夏朝文化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二里头是夏朝的中晚期,也就是文献记载的“少康中兴”被商朝代替,这个阶段的文化遗存。

再往前追就追到新密、新砦。新砦就发现了龙山遗址城和新砦遗址城。现在大家通过研究都认为以新砦遗址为代表的新砦遗存是文献记载的“后弈代夏”那个阶段留下来的,那也不是最早的夏。

再往前追,就追到登封的王城岗遗址。文献记载很清楚,登封王城岗的阳城遗址,文献记载是最早的大禹所建立的都城。非常可喜的是在阳城发现一个面积很大的古城,这个古城因为考古工作滞后的原因,揭露的不是太多。当时只是1976年、1977年的事,那只是接触了一个城圈,里面怎么样还不是很清楚。今年又开始了登封王城岗遗址的挖掘,发现了大面积的夯土,上千平方米的夯土,因此通过它的发掘有可能有很多新的发现。

所以在夏商周断代工程的时候有一个提法,夏文化有三个阶段,以登封王城岗大城为代表的是夏代早期的都成,大禹、夏启到太康。第三代的时候,由于太康本人不务正业,因此他的政权就被东方羿人推翻了。又经过了若干代到少康的时候才又把东方来的羿人这一支赶走,恢复了夏朝正统地位,这就是二里头。所以一期是登封王城岗大城为代表的夏代早期的文化,新砦为代表的是少康中兴这一期间的夏文化。少康中兴以后的第三个阶段,那就是二里头。所以说,我想在讨论会上把这一点意见讲一下,3800年最早的中国,我觉得是不强大的,我认为这是探讨整个文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点,是一个起点,不是终点。所以强调它是基石很重要,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探讨。

在夏王朝的文化从登封王城岗开始,那就是二里头文化的晚期和龙山文化的晚期。这有证据,湖北、湖南的同行们说,他们那个地方发现的石家河城里边的肖家屋脊遗址和河南发现的梅山那些特别像。他们的研究结果和其他的研究结果,认为那就是文献记载的“禹征三苗”留下的,我是完全支持的。

如果说从二里头开始再往前追,追到河南龙山文化晚期到了这个阶段,并没有结束,我们还可以继续往前追。必须提到的是山西襄汾陶寺遗址,陶寺遗址也属于龙山文化这一阶段。

在学术界当中,有比较多的学者认为文献记载尧舜禹的尧所建立都城,我也是这个观点主要的代言人之一。

我们看看尧的都城是不是一个都城呢?我曾经有一篇文章讲,从10个方面就可以决定襄汾陶寺就是尧,到了尧确认以后,和它同时的还有山西神木的石峁。它基本是这个阶段的,但是它的使用性质,谁的都城后面学术界还要讨论。

再往前是不是到头了呢?没有。我们看到仰韶文化这个阶段的重要性就凸显了。仰韶文化是黄河文化当中的主要文化,它从七八千年以前或者是六千多年以前开始,所以陕西、西安、姜寨遗址,特别是姜寨遗址的发现都很振奋,它是当时原始社会基本平等的部落阶段的部落联盟的遗存,看不出太大的人群分化、阶级的出现。但是仰韶文化没有停留在那个阶段,它再往前发展就到了河南三门峡的西坡遗址,西坡它有很大的房子。一个墓葬当中,那个墓主人的腰部就放了一把玉钺,玉钺就是君权的象征,也是王权的象征。所以西坡遗址非常重要,但是它还不是大家公认的有了国家才开始,它处于过渡阶段。

再往前追,就追到巩义的双槐树遗址。双槐树遗址我们把它命名为河洛古都的都城遗址。这个阶段根据“碳14”的测年是5300年前后,文献记载的五帝时代、皇帝时代是相应的。所以说在前不久我在会议上发言,黄帝时代是中国国家的开端。我们有了这个地方的基石,要通过我们的工作一个个往前追,现在追到了巩义的双槐树遗址,河洛古都的都城遗址,那才是早期中国的开端。

谢谢各位。


上一篇:关强同志致辞(19日上午)

下一篇:景峰同志致辞(19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