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实录

当前位置:首页>论坛实录

郭红娟同志“传播技术”发言(20日下午)

[洛阳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时间:2019-12-06   访问量:8

郭红娟.jpg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今天非常荣幸有这么一个机会来分享我们在教学过程中的一些思考以及实践的探索。上面有三个矩阵,我们既不属于文博矩阵,也不属于传播矩阵,更不属于技术矩阵,放在最后一位来发言,主要是分享我们作为地方高校在文物与博物馆专业建设方面的一些思考,更多的是一些理念的东西,当然也有一些实践的探索,更多的是学习,希望大家能够不断的给我们指导。

我主要讲两个部分:

一、博物馆的数字化和数字博物馆建设。

我们知道,人类因为有了数字技术,获取信息的途径和方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而博物馆和数字技术的结合带给我们两大方向。

第一,作为博物馆的性质和要素,我们不讨论它的职能以及它的功能,它作为社会公共文化设施,这是它的基本性质以及它所蕴含的丰富资源,要向人们传播社会历史知识,同时接受各种教育,这是它的要素。我们从它的性质和要素来看,形成这么一个互动,作为博物馆通过它的展品吸引观众,同时也把它的信息、价值、精神传递给观众。在这里我用了一个词叫“传递”,不叫“传播”,因为“传递”既要考虑到怎么传出去,同时也要思考受众群体是否接度住,所以“传递”应该从多方位、多元素来思考博物馆与受众群体之间的互动。在吸引和传递之间就是我们所讲的手段、途径、措施,而数字技术的发展就在吸引与传递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因此,博物馆的数字化是一个方向。

刚才我觉得三个矩阵更多的是很专业化、具体化,而且主要是以实体博物馆为主体的一种展示。博物馆的数字化在西方是从存储开始,而在我们中国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主要是从网站建设,也就是从博物馆的管理开始。它的监测、展陈、导览到今天的文创产品等等,这样一个发展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作为高校来讲,在文物与博物馆,特别是博物馆数字化教学科研方面我们探索了3D文物的扫描,因为对博物馆来讲,文物的存储是一个重要的方面。第二,我们做了一个VR展示,希望能够把洛阳市博物馆以及它的各种展陈、临时性的展览,通过VR的现代技术在网上进行一个展示,我们现在做了八个博物馆,这是牡丹展厅,临时展展完以后撤销很可惜,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把它保存下来,让后代能够看到以前我们做过这样的展陈。

我们到洛阳博物馆《洛神赋图》去看这个动图,实际上就有我们参与的工作。当然,还有语音介绍、视频、图文以及微信端的拼图、游戏等等,大家知道洛阳铲,围绕洛阳铲我们做了四个游戏,洛阳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怎么发展而来。同时,我们也做了APP,50个问答题基本上囊括了所有洛阳铲的知识,这样有利于学生对洛阳铲的了解,当然只限于我们一定的范围之内。

第二,数字博物馆的建设。

这是博物馆文化遗产数字化传播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领域,大家有智慧博物馆、数字博物馆等等不同的名城,但我们更倾向于叫数字博物馆,它和博物馆数字化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博物馆的数字化以博物馆实体为主,借助现代科技手段进行传播,而数字博物馆建设是实体博物馆的延伸与拓展,它是一个完全的网络虚拟空间,通过数字博物馆的建设和实体博物馆形成一个互动。昨天大家可能到二里头去看过了,看过以后我们的感触很大,但是记忆不是很深刻,对我们专业人员来讲尚且如此,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讲,怎么记得住这些东西?因此,我们想如果建立一个数字博物馆,通过线上的浏览、线下的参观以及实体的体验,形成一个不断的哺养与反哺的圈,在实体馆里我看了以后再到数字博物馆里面去回想,去思考,然后我们再回想在实体博物馆的体验,这样对博物馆来讲应该认识的更加深刻和全面。

我们都知道习主席第一站就到了敦煌莫高窟,特别在这里提出让文物会说话,怎么会说话?博物馆作为一个学校知识传递、情感培养的场所,数字博物馆的建设就非常重要。我们知道数字博物馆、数字故宫、数字敦煌在全国遥遥领先,但是作为我们地方院校来讲,我们要服务洛阳市博物馆之都建设的发展,在这里数字博物馆建设就是我们洛阳市未来一个主要的发展方向,不仅仅是量,更重要的是质的提升。而数字博物馆建设,就是这个提升的重要之一,我们利用我们的地域资源以及学校和博物馆考古院的关系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我们和龙门签订了一个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这个协议里面我们共筑数字龙门,其中龙门石窟数字博物馆是一个重要的板块,包括数字化的保护、修复、传播以及数字化体验。

我们希望通过现代数字技术打造一个龙门石窟数字博物馆,让真正的石窟文物活起来,让真正喜欢或者说不喜欢的人通过数字博物馆的建设,把现在的游客、潜在的游客、未来的游客都能够吸引到我们洛阳来,成为我们龙门石窟的客户群体。

这是我们搭的一个框架结构,前面是走进龙门、展览展示、历史与文化、数字视听等等,这是它的板块,特别是外延数据库的建设、数字化研学、智慧旅游、数字文创,实际上它是一个很大的框架。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原址展示、外展文物,我们希望通过外展能够把外展文物数字化永久的保存起来,特别是到国外、境外的这些展览我们国内是看不到的,通过数字化的保护能够推介开来。未展出文物也就是馆藏文物,我们洛阳有很多都藏在库存里,我们能不能通过数字化馆藏文物的展示,了解我们洛阳厚重的文化。

这是我们项目开发的一个产品,是从擂鼓台发掘的一个宝观佛坐像,我们进行了一个开发,包括文字、语音、解说以及图象。大家可能会说我们是不是对佛像不敬,实际上我们的心是很虔诚的。另外,从传统佛教的礼仪来讲,除了我们面对佛像作功以外,有一些是衷心祝福的形式,绕佛像转一圈,我们从各个方面来瞻仰佛像,所以并不存在心里对佛像不敬的因素。我们不仅仅介绍了这个佛像是什么样子的,在哪里发掘的,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介绍了相关的知识,比如擂鼓台南洞什么现状,以及擂鼓台是怎么样的,这样我们就从一个点拓展了知识的传播。二是我们正在开发《帝后礼佛图》,大家因为是文博圈的,对它比较熟悉,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作品,现在在哪里,它在龙门石窟中是看不到的,它在1934—1935年期间被盗运到美国,现在在美国两个博物馆。面对着这么一个精美的、具有重要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的作品,我们该如何去活化它?因为大家是看不到的,所以我们就选择了这样两幅作品,它的艺术效果现在我们只能通过粘贴起来的,看起来比较粗糙的,但是它的原形是非常漂亮的。另外,它所涵盖的孝文帝迁都洛阳以后他的汉化政策,以及他的改革,他的衣服、官饰、伞盖、玉宝等等都充分体现了它的历史信息。面对这样的作品,我们要介绍它是什么样的一件作品,为什么现在会在国外,这里面有各种的情感教育。三是活化这件作品,如何将它包含的信息价值传递给观众,都是我们在活化时候的一个思考。

所以,在建设中我们有这么一些感悟:第一,思想观念的转变,从展示到传递文物的信息与价值。这里面不仅仅是文博圈的观念要改变,我们高校老师、领导的观念也要改变,不是仅仅在象牙塔里面才算是学术,在传播传递的领域里面也有很多的学问需要去做。所以,思想观念的转变会决定或者引领我们未来文博行业的前景发展。第二,在博物馆里面我们说内容为王,但是在文物的传播领域里面,我们讲创意为王,怎么面对不同的受众群体进行阶层分析,通过不同的传播途径进行策划和创意,让这些信息能够被大众所接受,所以这是一个创意为王的概念。第三,跨学科的视角、眼界以及跨界合作。跨学科的视角和眼界,比如刚才《帝后礼佛图》涉及的不仅仅是艺术、历史、文化,各种各样的信息都在里面,所以必须进行多学科的互动。另外是跨界合作,刚才有博物馆的,有技术公司的,有大众传媒的,实际上这远远不够,因为它的跨界合作相当宽泛。比如我们在活化《帝后礼佛图》的时候,北魏时期它的书法艺术唐楷还没有形成,它用什么样的题材来展示,这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支撑,当然技术的支撑更为重要,但更多的是创意。

问题与困惑:

第一,高端学术研究与基础知识传播的关系。比如有人觉得这不是学术研究,这就有一个学术研究与知识传播之间是什么样关系的问题。

第二,休闲娱乐与历史文化价值及精神传递的关系。因为它涉及到初期的客户吸引、中期的用户黏性、后期的情感牵绊,也就是说你怎么把这些人群在不同的阶段吸引到你的博物馆来,你的休闲娱乐和历史文化精神、传承怎么样去匹配。

第三,文物展品开放性的程度把握。

条件优势我们就不再讲了,因为我们是一个高校,拥有实验室,拥有技术,拥有学科力量,因此想利用我们高校的资源为地方文物与博物馆事业有所贡献,也让真正的文物以及我们河洛大地厚重的文化能够展现出来,谢谢大家!

上一篇:胥昌群同志“传播技术”发言(20日下午)

下一篇:田凯同志主持词(19日上午)